新闻动态

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还要给力

2015-5-25 15:07:20

    流动性紧张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新常态,而中国经济也在受高杠杆率、高融资成本、高负债等因素困扰,如何通过货币政策、金融改革提振实体经济成为业内关注焦点。
    近日开幕的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,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根据美联储、欧央行、日央行和英格兰银行的货币总体反应,测算了全球基础货币供应M2和全球货币乘数的情况。结果显示,全球经济的流动性问题在市场上已有初步反映,美联储一旦加息,将进一步紧缩全球市场的流动性,而随着欧央行和日央行预计在2017年退出量化宽松,届时全球流动性提供将遭遇断崖式下跌。
    对此,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稻葵分析,目前我国央行的一系列“放水”动作,正是对上述流动性紧缩的一次风险对冲,此外,我国货币政策还面临更多挑战,必须想方设法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,并保持货币的稳定。
    “市场经济的不完善,银行治理结构、经营机制的不健全和服务意识的欠缺,使得我国信贷资源配置效率不高,直接融资的不发达更是阻碍了投资者和融资者的连接渠道,于是出现了中国资金多而又融资难、社会融资成本高的局面。”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吴晓灵表示。
    数据显示,1949年-2008年,银行系统一共投放信贷30万亿元,但2009年-2014年这项数据则达到了惊人的50万亿元。对此,吴晓灵认为,信贷投入已经足够,在市场杠杆率过高的情况下加大银行信贷投放无异于“饮鸩止渴”。
    “中国经济不缺钱,缺的是把这些钱通过合法的渠道、有效的渠道,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去,而控制货币、搞活金融是中国经济走出困境的唯一出路。”吴晓灵特别指出,地方融资平台、大型国有企业等一些市场主体占用着过多的金融资源,对其他市场主体包括中小企业、创新型企业具有挤出效应,获得资金的难度较大,尽管由于今年新《预算法》实施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产生了一定约束,但是情况依旧没有得到完全改观,甚至还有一些“僵尸”企业没有退出市场。
    面对目前高杠杆的情况,是否意味着管理层将出台降杠杆的措施呢?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的回答则十分巧妙,他指出,金融杠杆在现代经济发展、产业革命、产业升级以及经济的起飞过程当中有着神奇的功能,但也必须看到,金融杠杆是一把双刃剑,“加杠杆”的兴奋随之而来的就是“去杠杆”的痛苦,因此必须要同时加强宏观审慎的监管和微观审慎的监管,建立更科学有效的利益周期宏观调控体系。
    在英国金融局原主席、新经济思维研究所理事会主席阿代尔·特纳(Adair LORD TURNER)看来,利率是必须使用的工具,除此之外还必须有一系列的宏观的、审慎的工具,如对贷款资本的要求、信贷价值比(LTV)、信贷收入比(LTI)等。按照其预测,2017年美国利率不会超过2.5,英国利率不会超过1.5,日本和欧盟还会是0,中国的利率也要比现在低。
    值得注意的是,针对22日美联储主席珍妮特·耶伦释放的年内加息信号,多位专家也对此做出了预测,多数认为由于美联储“建设性、模糊性”的特点,加息预计晚于预期,并且力度较低、作用缓慢,以减少对经济的冲击。
    掌握更多热点信息,欢迎点击金泽控股集团  www.jzkgjt.com 
[上一篇] 开放基金呈现普涨格局
[下一篇] “加速突破”的几大趋势线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业务布局 管理机制 新闻动态 人才频道 联系我们

QMS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3150号 Powered by jzkgjt.com